中共蕪湖市灣沚區委宣傳部 灣沚區文明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道德沚津 > 身邊好人

陳邦和:農民作家文史拾穗 守住前輩的火開辟明天的路

發布日期:2021-11-25 17:09 來源:陶辛鎮人民政府  閱讀: 次 

人物簡介:陳邦和,男,19517月生,灣沚區陶辛鎮胡灣陳村人,農民作家。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灣沚區作家協會顧問、陶辛鎮人民政府文化藝術顧問。

事跡簡介:苦行僧、攀登者、守護神、傳承人……甚至被人們稱作研究陶辛地域文化和紅色文化行走的“活字典”!陳邦和先生人生閱歷豐富,曾當過農民、窯工、船員、教師、漁船大副等。白天辛勤勞作,夜間挑燈寫作,骨子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因學生時代酷愛文學,矢志不渝地堅持文學創作四十余年?!俺砷L于鄉土,奉獻于鄉里”。陳邦和先生注重陶辛鄉土文化、紅色文化,致力于地方志、黨史軍史研究,出版以及發表小說、散文、報告文學、戲劇等三百多萬字的作品。他曾為蕪湖市重點文化工程《胡灣教授村》的采編工作辛苦奔走一年,對研究胡灣教授村的文化作出了重大貢獻;他歷時8年宣講白沙圩暴動陳家坤等革命烈士的英勇事跡80余場,受眾1萬余人,為人們輸送紅色精神食糧。在青春到白發的農民文化苦旅中,陳邦和坐得住冷板凳、守得住孤獨和寂寞,也做得出真學問,更能以文育人、以文化人!

作品:長篇小說《血色歲月》《烽火青弋江》等;短篇小說《落榜者之歌》獲得《大江》文學獎,《歪打正著》獲《民間文學》全國故事征文二等獎;現代大型五場戲劇《強父犟子》曾獲蕪湖市文化局優秀編劇獎。

正文:

修行:文化苦旅  從青春到白發

歲月失語,惟石能言。千年不竭的青安江水如泣如訴、緩緩東流,仿佛在低吟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詩。陶辛鎮南、馬壩陳村,百來戶人家,世代務農,勤勞營生。不起眼處,一幢白墻黛瓦的房屋和周邊民宅交錯,側方石碑上刻著“白沙圩農民暴動舊址”,它就是陳氏宗祠,也是灣沚區文物保護單位。距離陳氏宗祠后門六十米處,便是陳邦和的家。

陳邦和,家庭世代農民,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耕生活。人不能忘本,尋根靈魂深處,“農民的兒子”根深蒂固,他骨子里更是流淌著勤奮、坦蕩、真誠的血液。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為何能矢志不渝地深耕文學領域四十余年,還有所成就?回首過往,在這場漫長、孤寂、艱辛的文學修行里,陳邦和如同一位苦行僧,“取經”之路頗為艱辛。

一腔熱愛,一份堅持。少年時代的陳邦和酷愛文學,但由于受批林批孔運動的影響,原本能留校教書的陳邦和不得不回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鄉村田野艱苦的環境、家庭生活上的壓力、自己承受的精神負擔,這重重困難都阻擋不了他對文學的執念。白天,陳邦和扛著鋤頭下地,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勞作、汗滴禾下土;夜晚,拭去泥濘、強忍著疲憊,在昏暗的煤油燈下,搖曳著他在文學的海洋里乘風破浪的身影;酷暑,他把雙腿浸泡在裝滿水的木桶里,防暑避蚊;寒冬,他習慣和衣靠枕夜讀,雙手凍僵依舊手不釋卷;他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業余時間讀書、寫作。補充精神食糧,感受精神饕餮。生活的壓力如洶涌的海浪席卷而來,卻沒能將他吞噬。他當過兼職教師、窯工、船員、漁船大副,賣過苦力,也縱橫過萬里海洋,感受過潮起潮落、萬船撒網,縱使雙手厚繭重生,拿起的筆桿子卻不曾放過。艱苦的歲月,豐富了他人生閱歷、拓寬了他寫作通路,他始終堅韌不拔。古稀之年,生活條件改善,城里買了房,舉家遷移。本該含飴弄孫、頤養天年,可他放棄了城里優厚的生活條件,卻獨自一人居住在農村,吃喝簡單湊合,他守著窗前的那張舊木書桌看書、寫作,也始終堅守內心的一片文學創作凈土。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從青絲到白發,時間只不過是考驗,文學的執念絲毫未減。

攀登:筆耕不輟  輸送紅色精神食糧

筆耕不輟,步履不停。堅持寫作40余年,迄今已出版和發表了300多萬字的文學作品。深厚的文字功底、細膩的感知力、鄉知鄉見,輔以一腔熱忱和文學沖動,陳邦和如同一個攀登者,一步一步地問鼎心中的珠穆朗瑪。

這里不得不提到陳邦和的兩部紅色長篇小說:2013年出版紀念安徽省第一次農民起義85周年28萬字的《血色歲月》和2020年出版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5周年24萬字的《烽火青弋江》。

《血色歲月》以灣沚區白沙圩農民暴動真實事件為線索,懷著對革命烈士陳家坤的敬仰,陳邦和通過翻閱灣沚區檔案局史料、詢問歷史見證人等形式,利用手中的筆再現國民黨軍隊血洗馬壩陳、陳家坤烈士領導農民暴動失敗以及被捕犧牲英勇悲壯的革命事件。歷經5月,與世隔絕,兩易其稿,完成28萬多字的作品?!堆珰q月》給人以精神鼓舞,激勵后人奮發向上,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教育意義。

《烽火青弋江》通過“激戰紅楊”、“智取芳山”、“夜襲灣沚”“保衛馬園”等部分,描述了抗戰初期新四軍千余名將士在灣沚區境內與日軍浴血奮戰的故事。陳邦和在灣沚區檔案局查閱大量黨史、軍史資料,走遍西河、紅楊、灣沚、芳山等新四軍戰斗過的地方,實地采訪歷史見證人,長途跋涉、費盡心思地去了解炮艇、軍艦、登陸艦、登陸艇不同的構造。他自費出行,整個過程漫長而又艱辛,只為給讀者真實呈現當年事件。在當今網絡小說沖擊下,2020年安徽師范大學第一次印刷《烽火青弋江》5000冊銷售一空,深受讀者好評。目前,這部正能量的紅色作品,已經刊印2版近萬冊。蕪湖市委宣傳部為表彰作者,特給予2萬元人民幣以資鼓勵。

     他跋山涉水、實地采訪,搜集歷史碎片記憶,串點成線、連片結網,以筆為媒,為青弋江這片革命圣土注入紅色動能,激勵人們弘揚革命傳統,繼承先烈遺志。陳邦和為灣沚區紅色文化的整理、提升作出了重要貢獻。

堅守:不遺余力  守住傳統文化的根

2014年,由蕪湖市地方志辦公室牽頭承辦、蕪湖縣史志辦公室協辦,并在陶辛鎮黨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組織編纂《蕪湖胡灣教授村》。作為土生土長的胡灣人,陳邦和是《蕪湖胡灣教授村》的采編工作的主筆。本著對歷史負責、對文化敬畏的精神,從5月份工作啟動到12月份編印成冊,這8個月時間里,他四次參加座談會,到處走訪當事人,6易其稿,尤其在“革命星火”、“鄉風習俗”篇章里,陳邦和濃墨重彩,介紹了陶辛鎮胡灣當地的傳統習俗和淳樸民風?!妒徍鸀辰淌诖濉芬粫砂不拯S山書社出版向海內外發行,在社會各界產生巨大的影響。此外,在胡氏宗祠革命烽火紅色印記展示館,陳邦和個人提供了大量的文史資料,進一步豐富了胡氏宗祠的展示內容。胡灣村這個原本偏遠的小村落,也因重教興學一炮而紅,胡氏宗祠遠近馳名,“一門六子五教授”、“一門三子三教授”成為美談。

在鄉土情感的感召下,陳邦和扎根農村,深入優秀傳統文化研究,以“守門員”的身份守住傳統文化的命脈,把陶辛鎮優秀傳統文化發揚光大,使其煥發“存史、資政、育人”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

傳承:宣講紅色  路漫漫而上下求索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革命的歷史是最好的營養劑。2021年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說:要抓好青少年學習教育,讓紅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傳承”。

2013年出版《血色歲月》以來,陳邦和把地方歷史和紅色文化的義務宣講當作一種責任、一種使命。“陶辛是個英雄的鄉鎮,曾有悲壯的歷史,革命先輩身上的正能量能為后輩打氣,激勵一代又一代人!”這8年來,他為機關、鄉鎮、學校開展免費宣講80,聽眾達1萬人次。針對不同的群體,他采用互動式方法,不斷創新講解方式,提升自己的講解水平。值得一提的是: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2021年5月11日,灣沚區人民武裝部舉辦、紅楊鎮人民政府承辦的“紅色記憶座談會”,特邀陳邦和講解“白沙圩暴動”。在5月10日傍晚預備會議返回途中,古稀之年的陳邦和由于淋雨高燒40度,為了保證講解效果,這位老人硬著頭皮坐在書桌前,左手打吊針,右手整理資料。第二天,病未痊愈的陳邦和在座談會上,典型事跡信手拈來,娓娓道來,深受領導好評。

此外,每年清明、端午、建軍等節日,學校要開展愛國主義主題教育,保沙、陶辛等周邊學校領導都邀請陳邦和講解紅色記憶,他樂此不疲,一講就是兩個多小時。每當講到“白沙圩暴動”革命先烈拋頭顱灑熱血的事跡,古稀之年的陳邦和神采奕奕、心潮澎湃,師生們也聽有所獲、學有所悟。他還以志愿服務的形式組織學生們參觀“胡氏宗祠”和“陳氏宗祠”,讓傳統文化的火種在學生心靈深處落地生根。“明天的路還很長,”陳邦和說:“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font>

成長于鄉土,奉獻于鄉里。筆耕不輟、文史拾穗,書寫自我、書寫時代,書寫腳下富饒而又美麗的土地!陳邦和是陶辛鎮地域文化和紅色文化行走的“活字典”,他以自己的方式鑄根培魂,厚植精神力量,守住前輩的火,開辟明天的路。(談文霞)

亚洲色久悠悠 sxg003.xyz_亚洲色精品一二区三区_亚洲色精品1区2区3区91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